松香随笔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松香(并且加强粉丝的互动随笔),关于松香是晶体吗的介绍“北斗”系统通过双星定位方式来工作

松香随笔。

把血液凝固成油。

一滴一滴的琼浆。

洞藏老熟生香。

从油到火。

又有着什么样的原因?游子顺流而下。

一大堆往事轮流点燃。

照亮男人女人前行的路。

自题。

李运祥彝。

总有那么一些时刻,抑或是某个的夜晚,要不就早晨,当然最大可能是在烈日当空的中午,余味延伸到傍晚,才会把那些深藏心底的记忆,自然而然否则后果严重。如松香般涌上心头。这个夏秋之交,不知怎么就想起那么多。松香,我思念她是因为我曾被她坦露无遗的情感所感动。这种感动香香的却总也握不住,因而在后来的岁月中变得酸酸的、苦苦的,还夹杂着些许沉甸。就这样在我心底持续了四五十年。每每想起这些时,就觉得喉头堵塞,泪要流下的样子。

那时,我还沉浸在只要草,不要资本主义苗”的浅度愚昧中窒息着。青春的松香,已被老三篇”等点燃。后来看着那些时间慢慢堆成沙,把热闹下的沟壑填平,时间窒息,生命窒息,唯有愚昧吐着一道似巨大蟒蛇的分叉舌头在自由呼吸!

一动不动的幸福、一动不动的希望,面对的是生命活力的逃离。智慧逃离得只剩下一个壳,一个血色的壳,它的名字十分响亮叫有理!今天一想到那时的愚昧我的灵魂还有点饥饿,今天一看到这样的题目还有点—我真羡慕躲在文字后面偷窥的那些些在人世暗处跳来跳去的麻雀。

从记事到我念小学初中甚至高中的时候,一切虽然都那么简陋,但想象的空间里依稀,能听到松树下伴着我读书识字里传出的童稚的读书声。

在我与大自然的交往中,除了草,就数树,而在树中,恐怕少不了松树的影子,在松树中,除了松毛就数松香了。所以,今天就想专门写写松香。轻风般的目光涉过浅浅的阳光,慢慢地落在一棵棵松树上,而那些松香却如血液之于人体,就常年深藏在松树体内,以汁的方式浓淡不一。多时或者害时,就从树枝或者是松皮上痛苦地流出来,就如人的眼泪和人的血流出体外一样,有的出于自然,有的出于无奈。有的高有的低,高的足足有几米高还会喷洒在邻居身上。低的低到泥巴里。我与松香面对,望着那足足有几十米身高的松叶高台,仿佛那就是她给出的一个生死轮回的谜语,说来也五十年有余。

在绿绿的针叶般清香的感觉中,时间仿佛枕着一次次生命轮回滞留下来的过客,细数那伸入苍穹的青松脸上无限皱纹里的沧桑。几米十几米高台的年轮,那是时间在酷暑寒风中的扩张,如今成别开生面般的白云流水自相依。你是否还在我曾经与你相处相望的山中,在孤独中梳理时间的羽毛?我感叹你的不脱色,我更感叹你芳香如陈年老窖般地浓烈。这浓烈的芳香就是你为母树林铺在地上的一片猩红天空,很美,很深邃,仿佛隐藏着你许多秘密。或许,几米十几米高的年轮中,有你们无法像枫叶跳动出篝火狂欢的心语;或许,几米十几米高的年轮,是你们无法像尾随缕缕从头顶泻下阳光旋转的哀怨。一片压着一片的松香啊,你们有你们的人间天上两相知:灵魂一半离开尘世,取醉留守在芳香里;一半追随那伸入苍穹的身影里,与白云山风共舞的梦中。此时此刻,你们芳香灵魂越过尘世栖在这松皮深锁的洞天福地里,你们芳香灵魂越过母树林在纷纷扬扬白云里。我的思绪啊,潇潇洒洒在你的怀里逍遥,好个一望欲销魂,再望真想了红尘。倚香含笑问你:你的生命可有多少—风从头上刮过,水从肢体里穿越?你涨红脸吐露芳香盈盈细语:那些是提炼我芳香之筋骨,那些是我芳香之魂魄!如今我婆娑芳香就是昨日狂风和雨雪的遥相记忆。

其实,松是你的本体,香是从你身上抽出的精华,神灵从低处植入让你从高处芳香,是你的宿命,是栽在你勃勃生机里的一另一种死亡,朦朦胧胧用汁用液用香滴成的坟冢里是我们在《红楼梦里》读过的黛玉的芳香。几十米、几百米、几千米的针叶的尸骸的芳香,是岁月的黛玉葬花忙。如今,你们在芳香里复活,这是死亡赋予的另一种生,仿佛老子在《道德经》芳香里复活,仿佛司马迁在《史记》芳香里的复活。这些复活是生对死的坚守,这些坚守是死对生的承诺:在一种叫做放纵时间里,生死被超越。左生右死不是密不透风墙,所以你们含风播香;万顷芳香不是无限断肠,所以你们巧样新妆。画芳魂而凝红一片云飞流光,折惆怅而舒畅一派香辉流盼。或许,我应该为生命焚一瓣如此回肠荡气心香;或许,我应该在年轮高台上剪出一片如云落纸,让死别是一番滋味在生的心头上。

我突然破解了这个谜语—扬起脸的芳香,我从你眸子里看到的闪烁火舌,红红的朦胧矗立着,那不是孤独,也不是生或死不确定的恍惚,而是生既是死、死即是生的永恒!

故,不管时光怎样刷洗岁月的痕迹,那种亲人般相融的日子,却清晰印在脑海,偶尔回味起来,心里仍是暖暖的。时而皮肤里跑出来的是小怪兽,一会儿是小黄狗的尾巴,一会儿是小黑猫的爪子…顽皮的时候,还会蒙住我的双眼,撒娇的时候,就直接来挑逗我的味蕾,发狠的时候,又像是往我伤口上撒盐,发疯的时候,就直接撕咬我的神经…我只好用心把它熬成固体,在岁月中用把情感的刀子,慢慢地一层一层地往下刮。今天,我只好把这一切,先抹在弓上,让它们一起与琴弦来来的摩擦,变成音符和旋律凑凑响,变成文字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填补。

拉着拉着,写着写着,我发现,就在松香里还藏着些活着的灵魂。

2017/08/19日草记。

延伸 · 推荐

组诗:小竹溪村排祭壮观宏伟

松阳县小竹溪村,四周环山环境优美,竹溪水清澈长流,是天然然养吧,难觅的养生福地;小竹溪盛产当然有竹子,但这里最著名是出产松香企业家,全国一半以上的的松香企业家是松阳人,而松阳松香企业家八成以上出自小竹...

杂蔬炒馒头丁,色泽鲜艳、松香可口,搭配一杯牛奶,轻松解决早餐

最近爱上了白馒头,其实只是因为大部分的时候都在吃米饭,所以会有一段时间特别的爱吃白馒头。准备食材:馒头、葱花、胡萝卜、香肠、黄瓜、鸡蛋等。1、准备好的白馒头切成一个个小丁,留以备用。2、再将准备好的胡...

炖鸭子又腥又老?下锅前多做“这1步”,鸭肉软糯松香,很好吃!

鸡和鸭是我们传统养殖的家禽种最常见的了,我们对于鸭子的吃法也是多种多样,有一般比较常见的烤鸭,还有香酥鸭,有名的鸭血粉丝汤等等之类,但是要说能在自己家做的,还是最常见的啤酒鸭,但是有朋友就表示,自己做...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武汉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西安男科医院哪好
福州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