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坊知青一咋然惊现的宣传队作者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柯坊知青〈一〉 《咋然惊现的宣传队》作者:郭祖霖

坷坎知青前 言。

回忆那激情燃烧的知3名涉事教师不满20岁处于实习阶段青岁月,每一位知青都有一段自己酸甜苦辣的不同经历,都有不同版本的回忆录,有人豪迈高唱人生无悔,有人触目伤怀不堪回首。美好也罢,辛酸也罢,都属于自己曾经走过的经历。五十年,玉宇中短暂刹那,人类历史中却是漫长岁月,年华流转,岁月如梭,如今已步入老年行列的一代知青都爱回忆自己的经历,因那毕竟是我们知青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青春再美好也是短暂的,而我们知青把这短暂而美好的青春全部献给了这激情燃烧的岁月!

半个世纪的岁月轻轻滑过指尖,许多往事便渐渐弥散在如沙漏般的光阴里面。但在生命的长河中,总有某些东西让我们刻骨铭心。在这难以忘怀的五十年中,经历多少沧桑变化,又有多少酸甜苦辣,又有多少悲欢离合,历史早已翻天覆地,但我们知青心中的昔日回忆依然是返璞归真感人肺腑的真实写照!

也许我们的生命不是最精彩的,但回眸知青历程却是最值得我们品味的青春岁月,每一次难忘的经历都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一份生命色彩!或许这些经历不是最美好的,但却是我们最珍贵的青春韶华。铭记每一个值得我们纪念的时刻,都值得我们提笔去书写一段属于自己难忘的回忆,珍藏心间,淡淡回味。

回首往事,心灵的时间在逆转,岁月的脚步总是在不停地走着,转瞬之间我已经走过了六十多个春夏秋冬,在时光的淘洗中,知青生涯的画面始终停泊在我的记忆脑海里,随光阴流转,愈见清晰。我现在能做的,便是以一段拙劣的文字来祭奠我们柯坊知青那段流逝的岁月,同时希望每一位柯坊知青都拿起笔来,书写我们曾经的故事,相信我们每个人对那段岁月的回忆都是唯一的,与众不同的,也是永恒的。

柯坊知青一。

咋然惊现的宣传队

打开记忆的闸门,翻开记忆的相薄,知青岁月一幅幅的画面映入眼帘—这些珍藏在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尽管时光荏苒,却始终是流淌在我身上的血液,是铭刻于我心头的珍宝···。

或许,从我们踏上柯坊村的那天起,就注定我们十五位知青必将会在这个僻壤的山村留下拔新领异、独树一帜的故事。一九六九年二月七日是我们来到柯坊这片土地的第二天,大队部举办了欢迎知青插队落户的文艺晚会,以表示支持“知青”响应伟大领袖“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号召,演出的演员由村里十几个少男少女和小学老师组成的“柯坊大队思想宣传队”不管怎说他们是经过一番精心排练准备,以最拿手最满意的节目为我们知青安排了专场演出,晚会的舞台正中间挂着像,舞台上悬挂的两盏汽灯算是灯光,舞台下一群孩童在喜闹追逐,村民们手持“松油木把火”从四面八方相继涌进大队部广场,还有十来个手持手电筒的大队在广场上来回走动维持秩序,这对平日村民晚饭后就睡觉的偏僻小山村来说显现着少有的欢乐气氛,大约六点半左右,晚会在一阵简单的锣鼓声中宣布演出开始。

那晚的演出有女声独唱、男女声小合唱、三句半、还有京胡演奏与舞蹈等,表演者应该都称得上是村里的文化精英和美女帅哥,知青们在观尝节目时发出的笑声中有种难以启齿的别样感受···晚会过半时时,知青排长王喜勇与副排长张建华两人突发奇想,临时召集知青们商量“我们也表演几个节目感谢贫下中农的盛情欢迎如何?”他们俩的话刚落音,这个说“好主意、没问题”那个说“这个不就是伸手就来的事”真是一呼百应,知青们个个磨拳擦掌、亟不可待都急于露一手!张建华当即在台下轻声对知青们下迏指令,“你们女生马上商议一下,负责准备两个学校里演过的舞蹈还有独唱与女生小组唱;男生立刻分头回去取乐器准备独奏,合奏,独唱与最后的男女声合唱”仅仅经过一刻钟的准备,即将结束的晚会又迎来知青们献上答谢柯坊贫下中农的表演高潮,没有主持人,没有表演服装,没有道具,没有音响,也没有化妆,更没有事先的排练准备,只因为王喜勇与张建华俩的一个“突发其来”的“奇思异想”而临时组建宣传队,临时安排的节目顺序,居然就这样上台献艺表演了!

第一个上台表演的是张拿能定时做饭的电饭煲来举例建新的手提琴独奏‘北风吹’村民们大都没见过这乐器,广场上原先乱哄哄看节目的村民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连一直在不停嬉闹奔跑的孩童都停下来注意倾听,优美的琴声宛如一股清泉注入在场每一位观众的心田,驱尽人们一天的疲惫,将晚会的秩序一下给维持到‘安静’的冰点。接着徐振星的笛子独奏‘我是一个兵’紧接着林钟英,陈金莺,吴雅雪,蔡金华,陈凤玉,林爱珠六个女知青表演舞蹈“北京的上”接下来是张建华二胡独奏‘我的祖国’王喜勇笛子独奏‘打靶归来’六个女知青又上台献舞表演‘敬祝万寿无彊’张建华与陈国庆的二胡、蔡一航与林国泰板胡等器乐合奏‘打虎上山’一个节目紧接着一个节目相继而上,最后全体男女知青在‘大航行靠舵手’的合唱中宣告演出结束,当时我和林国辉只会吹口琴没好意思上台表演,但我们俩在台下一直为这咋然惊现的知青宣传队的精彩表演拍手叫好助兴并参加了最后的大合唱从村民们一阵阵掌声和欢雀声中我们感觉到他们对知青们的精彩表演赞赏,他们的表情就像现在观众观赏春晚那样的惊讶和兴备。

这场没有准备出乎意料的演出,让我们看到沿海城镇与山区地域文化艺术的差异。在家乡莆田,一进入初中教育,除数理化外语正常学习外,学校要求每个学生在音乐,美术,体育上必须至少有一项以上兴趣科目。所以,在老三届中,无论是高中还是初中,知青中的女生大都能歌善舞,男生也几乎每人都有学会一件以上乐器,部分在文革期间还参加学校或社会上组织的‘思想宣传队’他们更是文艺方面的佼佼者,柯坊六个女知青曾经都在各自的学校参加过宣传队的活动,有一半以上女知青还是莆田重点学校宣传队的主力队员,九个男知青除了我和林国辉只会吹口琴外,其他七个男知青都学会一件以上乐器,虽说是自娱自乐算不上精通或专业,但对柯坊大队当时的文艺精英们来说,知青们的这些技艺,豪不夸张足以称得上是他们的老师了。

这场水平差异甚远的演出表演,同时也让村大队的们与村民看出这批沿海来的小知青个个是身怀原标题:陈光标将家乡7000万元老年活动中心等产权移交政府绝艺,才艺过人,吹拿弹唱都不含行业呈现整体亏损状况。电价上调后糊!为此他们决定让知青们全面接管宣传队,原村民组建的‘思想宣传队的全体成员’全部自动退出,张建华陈金莺等人则认为我们知青是来柯坊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要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便向大队请求将俩名比较出色的当地老队员留下,不过没几天这俩名老队员还是执意不告而别离开宣传队。就这样,初来乍到知青们来柯坊没几天,由于王喜勇与张建华俩的一个不经意间的奇思异想,居然走出一支由全部知青组建的思想宣传队,也是人们始料不及的!她成为柯坊村一支全新的文艺骨干力量,我们将沿海城镇的艺术文化带给了当地村民,为他们送来丰富多彩的精神文化食粮。

从此柯坊大队知青宣传队开始活跃在村里的每个角落,足迹踏遍整个村庄,我们不但到周边的各自然村循环演出,几乎每天夜晚都在晒谷场,池塘边排练或自娱自乐,并参加公社举办的文艺汇演。极大地丰富和提升了村民们的文化生活。在知青们的建议下:大队部广场树起简易兰球架,小学里添置了木制的乒乓球桌,还成立了美术绘画兴趣小组,年轻一代的村民从此告别天黑就的传统习惯。本来我们十五位知青中有四位是高中部,十位是初中部的,还有一位小学生,论文化程度大家彼此心里都明白,除了四位高中生其余的都是披着“知识青年”的堂皇外衣,连自己都觉的戴着“知识青年”高帽确实荒唐与尴尬,但通过那场突发其来的演出而咋然惊现的这支“思想宣传队”大家仿佛突然觉得自已真的成为“名副其实”有文化的“知识青年”顿感自己来到这广阔的天地的的确确是大大的有所作为,而且满怀自豪与信心!

虽然咋然惊现的宣传队让我们青春年华在这柯坊知青训场上碰击了第一响火花,但风华正茂还带着书生意气十足的我们哪里知道在这前行的路上,还有坎坷曲折的道路和风雨磨炼的历程在等待着我们去战胜···。

郭祖霖作于:。

湖州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合肥治白癜风较好医院
太原医院哪家治疗男科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