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侦探先生第505章解密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超级侦探先生 第505章 解密

场中气氛到了一触即发的边缘,陈芳已经支撑不住,离开始交待案情只差一层窗户纸。

林雷并不想立刻捅破这层“窗户纸”,想多留点时间给陈芳——反倒是李警官有些按捺不住,他没有直接问陈芳,而是问起了作案手法。

那个“无头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侦探,这‘无头鬼’到底是……”李警官看着林雷,小声地问道。

林雷心中早有答案,缓缓地解释道:“这个问题并不难,无非是利用某种道具罢了。”

“道具?”李警官一愣,旋即连连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林雷看了陈芳一眼,见她一副吃惊的表情,微微摇头道:“若是我猜测的不错,这个道具应该是准备用在郑将军祭祀大典上……”

陈芳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地看着林雷:“你究竟是人是鬼?怎么什么都知道?”

林雷眉头微微抽动了一下,连珠炮一般地说道:“因为这里是天长镇,这里有一个将军庙,将军庙里供奉的是被砍头的将军,每五年将军庙会举行一次祭祀大典,祭祀大典应该会有各种各样的表演,而表演需要的无非就是各类道具……”

在场众人个个瞠目结舌,没想到这位大名鼎鼎的林侦探,竟然从天长镇有将军庙就能推理出这么多信息……

陈芳红着眼睛,长叹一声道:“唉,人算不如天算。我本以为案子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你这个克星……”

林雷摇摇头,说道:“即使没有我,你做的这个案子破绽太多,迟早也会露陷的……”

陈芳脸上立刻涌上一股不屑的神情,并不认可林雷这话,似乎把除了林雷之外的警察,全部当成空气一般。

李警官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合适……

接下来,陈芳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开始交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

案子的由头,要从十年前说起——

十年前,陈芳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的丈夫老倪笃信郑将军庙里供奉的郑将军,逢年过节都会前去上香。那一年临近“郑将军祭祀大典”的时候,老倪花费了数月时间,制作了一个“无头将军”的道具服装,本打算用作祭祀大典上扮演郑将军。

既然是道具服装,其实也就是一种障眼法——道具服装没有头,穿着的人套上服装之后,其实人的头部在道具服装的胸口位置,那里开了两个隐藏的小孔,也就是穿着的人可以通过小孔看见四周的情况。

说白了,也就是很简单的一种道具而已。

老倪制作了这么一套道具服装之后,非常高兴,准备在“郑将军祭祀大典”前带去将军庙,献给将军庙的老道长,用作祭祀大典表演之用。

当年陈芳二十九岁,她的儿子也有九岁大了。

就在当年“郑将军祭祀大典”前三天的清晨,天刚蒙蒙亮,老倪便带着妻儿一起,背着道具服装,前往将军庙,准备见老道长。

那天早上雾气很大,走在路上的老倪一家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一场巨大的灾难即将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就在一家人有说有笑走在马路上的时候,一辆呼啸而来的大货车飞驰而来,突然撞上了老倪和他的儿子倪成志,陈芳因为走在道路最靠边的位置,堪堪躲过一劫。

撞人事故发生后,陈芳完全吓傻了,而老倪和小倪都被撞出老远,躺在地上人事不省。

那辆肇事货车根本没有刹车动作,也许是大雾给了司机逃逸的理由,他竟然加大油门,一溜烟跑了……

剧变之下的陈芳立刻上前查看丈夫和儿子的情况,老倪受伤最重,当时就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而小倪倪成志满头鲜血,昏死过去……

陈芳掏出,连续打了几个亲朋好友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倒霉,那几个要么关机,要么没打通……

陈芳万般无奈,只得打了附近医院的。

说是附近,其实也是几十公里之外的TB的急救——天长镇距离TB有几十公里远,最好的办法是从镇上开车去TB,而不是等TB医院来车接伤者。

很快医院那边回应说救护车已经出发,让陈芳尽量找人将伤者往TB送,节省路程。

陈芳也不敢离开丈夫和儿子身边,大清早附近也没人,她只能焦急地等待,希望有车路过此处,能够帮助她将伤者往TB送。

这其实也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如果陈芳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去找人来救他丈夫和儿子,没准大雾天气下其他车辆一个不小心就要形成“二次碾压”。

等得心急火燎的陈芳,终于等来了第一辆车。

那是一辆白色的小轿车,陈芳一见有汽车开过来,立刻冲到路中间大喊大叫,挥手示意。

小轿车停了下来,要下了车窗。

成功破获该案

车窗里露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头,皱着眉头问陈芳为什么拦车。

焦急之下的陈芳说话有些结巴,但大意还是说清楚了——要司机送伤者去TB……

那司机点点头,似乎是同意了。

陈芳心里大喜过望,赶忙跑向丈夫和儿子倒地的地方,准备和司机一起将他们抬上车。

然而就在陈芳刚走出几米远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令她不寒而栗,哦不,绝望的汽车马达声。

陈芳猛地一回头,却发现那辆小轿车已经启动,飞也似地加大油门——

跑了!

陈芳强压住怒火,她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了那个司机的样貌。

而那个司机,正是五年后遇害的谷玉昌。

事后谷玉昌参加“郑将军祭祀大典”,陈芳认出了他……

谷玉昌跑路之后,陈芳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第二辆车。

那是一辆黑色的本田轿车,陈芳依然大喊大叫拦车,然而车却压根就没有停,猛打了一把方向盘,从陈芳的身旁呼啸而过。

陈芳急火攻心之下,还是记住了那辆车的车牌。

而这辆车五年后也出现在了天长镇,开车的就是报社杜成明……

又过了很久,陈芳终于等来了第三辆车它将消除IFRS和美国GAAP之间的重大差异。

那辆车的司机人很不错,得知情况之后,二话不说便陪同陈芳一起将她丈夫儿子抬上车,往TB方向赶去。

最终伤者终于还是被送到了TB的医院,然而由于失血过多,老倪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就去世了。

小倪倪成志因为脑部受到重创,并且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虽然保住了一条命,却成了智障儿,智力只有六七岁儿童。

陈芳,变成了陈寡妇,带着智障儿子的陈寡妇。

本来陈芳万念俱灰,想一死了之,但出于母亲的本能,终究放不下智障儿子——若是她自杀了,恐怕她儿子也没什么活路。

时间一天天过去,陈芳也认命了。为了生计,陈芳将自家院子开发成了小旅馆,以此谋生,养活自己和儿子。

原本以为下半辈子就会这么过去,一切在五年前发生了改变。

在五年前的郑将军祭祀大典上,陈芳竟然发现了当年见死不救的谷玉昌。

复仇的怒火终于燃了起来,陈芳决定杀掉谷玉昌,为丈夫和儿子报仇。

陈芳三十多岁年纪,长相中上,不说国色天香,至少也算是个漂亮女人。

这,就是她的资本。

谷玉昌早就忘记了五年前的那段“往事”,陈芳略施手腕,谷玉昌就乖乖就范。

那天谷玉昌吃完晚饭说自己出去走走,其实是去赴约——陈芳约他。

至于做什么,大家都懂得,不必赘述……

趁着谷玉昌脱衣服的时候,陈芳从背后袭击了他,将他一刀刺死。

在那种情景下,谷玉昌虽然是个男人,但早已心猿意马,哪会对陈芳防备?被刺死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事后陈芳割下了谷玉昌的头颅,并且让傻儿子帮自己演一出戏。

倪成志智商有限,当然不懂母亲的意思,以为只是带着道具服装玩耍而已。倪成志当时已经十八岁,人高马大,已经是成年人的模样。

然而陈芳还是算漏了一点——原本她只是让儿子穿着道具服装,在某个人面前闪动一下就马上回来,而他的傻儿子竟然穿着那个无头鬼道具服装整整走了一条街的路程。

这实在把陈芳吓坏了,好在看见“无头鬼”的那几人,都没有上前查看……

案子发生之后,陈芳果然躲过了警方的调查,平安无事……

前不久,陈芳看见了那个记忆深刻的车牌号码。

杜成明开的本田车。

陈芳知道,自己报仇的机会来了。

杜成明知道陈芳是寡妇,还开着一个旅店,在陈芳一番“暗示”之下,杜成明满心欢喜地住进了佳兴旅馆。

在他心里,这次真是走了桃花运!

后面的过程很简单,陈芳约杜成明深夜去旅店后面的田地,杜成明欣然赴约。

当时陈芳带了一个野餐垫——这个垫子,呃,不必过多解释。反正杜成明看见野餐垫,什么都懂了……

在野餐垫上,陈芳用同样的方法,趁杜成明不备,杀死了他。

杜成明的鲜血都喷在了野餐垫上,所以现场没有多少血迹,警方调查的时候误以为是抛尸。

时候陈芳清理了现场,从后门回到了旅店。

这一次,陈芳不敢在让儿子去扮演“无头鬼”,而是打算自己去。

然而就在陈芳穿戴整齐,准备打开后门,去街上逛逛的时候,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

她听见了关窗帘的声音!

二楼刘紫云的房间,传来了关窗帘的声音!

这把陈芳吓得够呛,到底刘紫云看见她没有,她并不确定。

短短的迟疑之后,陈芳终究还是不敢再出去装扮无头鬼,而是仓皇逃回了自己的房间,将“无头鬼”道具服装一把火烧了……

整个案子的过程,就是这样。

林雷根据陈芳的口供,在旅店厨房的里找到了烧剩下的无头鬼服装残骸,并且还在灶台下找到了凶器——一把单刃匕首。

看着这些证据,李警官有些感叹地说道:“这就是由所有巧合堆积在一起,所演出的一出悲剧。”

“是的,”林雷点点头说道:“一出彻头彻尾的悲剧。”

“我有些同情陈芳……唉!”李警官停了一下,惋惜地说道。

林雷眉头紧皱,不置可否。

良久之后,林雷才叹了口气,痛心地说道:“她是在这出悲剧中表演最为出色的一位演员,可是,她却她选错了舞台……”

怎样祛风通络有效
衡阳白癜风较好医院
湖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