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贤妇第章洗脑大法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第一贤妇 第316章 洗脑大~法

被点名陪着过来换衣服的时候,简莹就猜到简老夫人有话要说,却不知什么话这样要紧,非要赶在这档次完全不逊色于阿内尔卡入住的半岛酒店。申花方面是在比较了浦东地区多家豪华酒店一时半刻地跟她说。将疑问藏在心底,起身恭送简无双和简灼华。

姐妹两人一走,简老夫人立时收起了人前那份慈爱,厉声喝道:“跪下。”

简莹依言跪下,神sè不慌,也不追问到底为什么让她跪下,静待下文。

简老夫人将她的神态举止看在眼里,暗暗点头,心道果如老二和老二媳妇所说,倒是个心性沉稳的丫头。只可惜不是自小养在府里的,对简家的感情终究淡薄了一些,做事有欠考虑,还需要再调教调教。

心念转罢,便沉声地开了口,“你可知道我为何让你跪?”

“孙女儿愚钝,还请祖母教诲。”简莹不亢不卑地道。

“你也知道自个儿愚钝?”简老夫人的声音更添了几分严厉,“我问你,你可是通过方家向圣上进献过炭笔?”

简莹心头的疑云立散,原来是为这事儿。

方氏从京城回来之后,曾经跟她提起过,说方家那位喜欢钻研墨宝的二舅老爷对她的硬笔书法评价虽然不高,却是迷上了硬笔。

依着她的法子做出许多硬笔,一手握上三到五支粗细不等的硬笔同时书写,开创了一种另类书法,名为“累笔”。当今圣上偶然见到感觉十分新奇,兴致勃勃地跟他学了几日。

累笔倒是没学成,不过熟悉了硬笔的写法之后,感觉用起来比毛笔便利得多,更省去了磨墨蘸墨的时间。于是吩咐工部炮制出一批,于他常待的地方各放上几支,以便他随时随地批阅文书奏折。

这本是方家二舅老爷的无心插柳之举,在别人看来,被圣上采用了,便是方家进献有功。而这笔是简家女儿所创。自当通过简大老爷进献给圣上,没有让旁人白白领走功劳的道理。

所以在简老夫人和简大老爷眼里,她这是吃里扒外的行为。

想通了其中的关窍,便不慌不忙地道:“祖母误会了。那炭笔是孙女儿闲来无事,瞎琢磨出来的。

听说方家舅舅酷爱钻研书法,尤其喜欢新奇的字体,一时兴起,便写了几副字送给舅舅把玩。只是图个新鲜好玩罢了。哪曾想到这等粗浅的玩意儿能入得圣上法眼?

进献二字,实在无从说起。”

简老夫人料她也不是故意的,要不然也不会等到今日才来兴师问罪了。可不当面问个清楚,心里总像横着根刺似的。每回听人说起与方家舅老爷和炭笔有关的事,都有种不甘外加遭到背叛的感觉。

无心之过也是过,归根结底是因为她对朝中的权势争斗不够敏感,没有将简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存了心要借着这回的事敲打她一番,便眼带审视地盯着她,“你真的只是为了好玩?”

“也不全是。”彼此都是知情人。在她面前,简莹没打算遮掩,也没有必要说谎,“孙女儿嫁入济安王府之后,已经尽量低调了,可还是有人不时地提起孙女儿在京城的才名。

孙女儿不擅笔墨,便是日日苦练,三五年内也难以写出一手看得过去的簪花小楷。若是有人叫孙女儿写几个字来看看,推个一回两回还说得过去,推得次数多了。必定惹人猜疑。

所以孙女儿才琢磨出这样一种硬笔,准备在必要的时候拿来救场的。送给方家舅舅把玩,也是想借方家舅舅的才名,给这硬笔书法抬一抬身价。

日后再有人叫孙女儿写字。孙女儿就可以说簪花小楷许久不练生疏了,不好丢人献丑,写几个硬笔字给她们开开眼什么的。”

简老夫人淡淡地哼了一声,“你倒是有几分小聪明。”

“谢祖母夸奖。”简莹毫不谦虚地笑道,顺便告一状,“听说兰姐姐的簪花小楷在泰安一代很有名气。”

简老夫人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皱。并不接茬,继续教训她道:“我不是在夸奖你,这种小聪明并非长久之计,偶尔为之也就罢了,不可多用。

你虽已出嫁,可仍旧是我简家的血脉,与简家休戚相关。简家好了,你在婆家的日子自然好过,简家若有个三长两短,你也无法置身事外。虽说我们简家用不着出嫁的女儿帮衬什么,但你行事之前也要站在简家的立场多多考虑。

日后再遇到什么难处,理应及时禀报家中长辈知,自有他们为你做主拿主意,不可自作主张,你可明白?”

“是,孙女儿谨记祖母教诲。”简莹恭敬地答道。

简老夫人对她的态度还算满意,点一点头一起攻破若水那颗芳心,“行了,你起来吧。”

简莹再应一声,站起身来,心知这洗脑大法还没结束,垂手立在那里,等她把话说完。

简老夫人端起茶盏润了润喉,接着说下去,“你这两年间的所作所为,我都听说了,算是差强人意吧。不过在兰丫头的那件事上,你做得就不太妥当了。

如今木已成舟,我再训斥也改变不了什么。我只想告诉你,这世上最亲的莫过于骨肉亲人,有困难的时候,能帮你也只有你的亲人。

便是他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也当以宽容之心对待,切不可贪图一时之利,做出骨肉相残的蠢事。”

简莹嘴里应着“是”,心下嘀咕道这些话你怎么不去对简兰讲呢?

简老洗过之后(废水)又放到河里去了夫人又捡几件她做过的事情批评教育了一通,而后话风一转,“对了,雪琴还得用吧?”

“是,祖母给的人都很得用。”简莹挑优点把雪琴、云筝、晓笳包括秋笙在内逐一夸了一遍,“我把她们都带来了,您要见一见吗?”

“不必了。”简老夫人显然对这几个人本身不感兴趣,“我记得雪琴年纪不小了,也该配人了。既然她对你忠心,你也信任她,不如就抬了给孙女婿做个妾吧而且有更多餐企已意识到并在寻求标准化方案。。”

简莹没想到简老夫人才到就给她来这一手,心中冷笑一声,低头不语。

简老夫人脸sè一沉,“怎么,你不愿意?”

简莹抬头迎上她的目光,粲然一笑,“这事儿孙女儿一个人愿意没用,得看二少爷和雪琴愿不愿意。”

――未完待续。

合肥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沈阳哪医院白癜风好
昆明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