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雷诀第三百二十一章真邪恶啊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神雷诀 第三百二十一章 真邪加多少都随电影院;团购站和电影院不要玩捉迷藏恶啊

新井至君背后的大河力量被九只金乌截断,境界从半个大帝迅速跌回准帝巅峰,这个时候再看到雷震宇手中的那块石头,亡魂皆冒,转身就逃,再也没有一个圣主的尊严。

“逃?你能逃到哪里去?”雷震宇眸绽冷光寒声道,而后他提起体内的最后一丝精气疯狂注入那块石头,一道恐怖的红芒喷吐而出,直取新井至君而去。

“啊!”一声惨叫,新井至君的后背直接被砸穿,心脏更是被崩碎,他一个踉跄直接从空中跌落下来,圣主不败的神话就此被打破。

巴尔托斯看到这边的情况吓得魂飞魄散,而且他逗留在外面的时间已然不多,他再也不敢停留,拼着被太叔琳一击重创的代价快速的遁走,否则他将会是圣山第二个伏诛的圣主。

新井至君被击落后心如死灰,那种被人从神坛上拉下的感觉让他心灰意冷,他再也公司内部暂未传出裁员消息没有以前的意气风发,有的仅是迷茫和不甘。

为何他会败,而且是败在一个愣头青手上,他想不通,瀛水部落在他手上强势了无穷岁月,如今面目全非,今日起瀛水部落将不复存在。

哧!一道指芒划过天际,璀璨而冷厉,直接砸在新井至君的身上,瞬间就把新井至君的躯体轰得稀巴烂,那指芒是太叔琳崩出的,因为她说过要让新井至君也尝尝躯体爆碎元神崩散的滋味。

新井至君的元神从他那已经崩烂的躯体内冲出,脸上满是惊恐和愤怒,他狠狠的瞪着太叔琳道:“想不到你竟没死,宫本晟误我!”

“哼,如果不是雷震宇,我确实是死了,那老鬼,回头再找他算账!”太叔琳满脸寒霜冷哼道,要不是雷震宇,说不得新井至君的下场就是她的写照。

“你已经摆脱了这天地束缚?”新井至君看着太叔琳惊声叫道,因为他能感受到太叔琳身上没有了那种圣主身上特有的诅咒气息。

“那是自然,什么破镜成功就能打破诅咒纯属笑话,即使是大帝也无法改变这宿命!”

新井至君眼中尽是死灰和挣扎,他看看太叔琳,又看看雷震宇,最后叹息道:“原来如此,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随你们!”

雷震宇看着他,心中暗叹,穷途末路就是如此吧,而且他应该想通了,除非一开始就站在雷震宇这边,否则结局一切注定,任何的努力都是白搭。

“这石头你从哪弄来的?”雷震宇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了,这可是以后退敌的杀招。

新井至君看着那个石头,眼中露出惊恐神色,道:“这石头是我当年刚来这里的时候在外面那条大河的底部得到的。”

雷震宇大喜,道:“那现在还有没有?”

“没了,我当年误入一个水涡然后从那的尽头捡到了这块石头,但无穷岁月以来那个水涡从来没有再出现过,应该是出了问题。”新井至君遥想当年浑身都惊悚,那地方实在是太恐怖了,幸好那水涡前方已经被截断,否则他要是深入进去当年肯定就死了。

雷震宇与太叔琳对望一眼心中都是惊骇,这石头是那古道上捡回来的,而且按照新井至君的描述,瀛水部落的这条古道应该已经毁了,而且这石头有可能是来自万古玄龟所说的起源之地!

“其他部落有吗?”雷震宇逼视着新井至君问道。

“应该没有,这石头威能巨大,我曾派遣底下的人到处寻找和打听关于它的信息,但无穷岁月下来一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新井至君摇了摇头,也许是心灰意冷,也许是想尽早解脱,他对雷震宇的问题知无不答。

“那条河涌出的那股力量到底怎么回事?”

“当年有个强大的人来到这里说要重新布个局,然后在那条大河底部动了手脚,而我便能借用那条大河的莫名力量维持在半个大帝境,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十大部落的圣主都可以借助所在部落的大河之势达到半个大帝境。”

雷震宇看向太叔琳,后者点点头,但她却说道:“我能够进入半个大帝境的不是借助那条河而且这块龟甲。”

雷震宇看着太叔琳手里的一块古朴的龟甲顿时了然,这应是万古玄龟给她的保命手段。

“那人是谁?”雷震宇再次问道。

“不知道,总之很强大,估计这宇宙少有人可以比肩!”新井至君想起那个人就两腿发软,那个男人给他的感觉不比那个水涡里面的世界差。

雷震宇沉默良久,而后两眼迸出两道冰冷至极的寒芒,他看向太叔琳道:“给他个痛快吧,今日起,瀛水部落正式除名!”

新井至君似有挣扎,但太叔琳根本没给他机会,一道指芒就直接崩碎了他的元神,一代圣主就此陨灭。

雷震宇等击杀新井至君后直喷那条大河的底部而去,很可惜当他们找到那九个溶洞的时候里面的极品宙石已经全部被挖空,那个水涡不可能再找到。

“都是贪婪惹的祸,否则新井至君这么多年来何至于再找不到那个水涡!”独孤寂绝摇头叹道,现在想进那条古道寻找那种石头都不可能了。

“水涡出现不出现无所谓了,新井至君已经说了他进去的时候古道已毁,如果有那石头他那时应该已经全部拿光。”雷震宇倒是很看得开,如果古道已毁,进去也没用。

而这时雷震宇体内的九只金乌突然冲出飞向溶洞的深处,雷震宇一惊也快速的跟了上去,里头莫非就是那个人重新布下的局?

“这是?”雷震宇走了进去一看顿时惊呆了,那是一个爪印,直接把溶洞的深处抓得蔓延到外太空,那里尽是冰冷和黑暗。

“灭道者的气息!”雷震宇寒毛炸立,带着众人直接爆退来到河的上面,“是灭道者老祖重新布的局,到底是什么局?”

雷震宇面色苍白,这圣山关乎巨大啊,貌似很多巨头都在圣山留有身影,难道真如太叔琳所说的圣山是一把钥匙,通往永生之门的钥匙?

雷震宇很想现在就去问问那万古玄龟,但想想还是放弃了,如果可以说那老玄龟早就说了,不能看着他们所看到的每一个画面说再怎么问也是白搭,而且那等顶尖博弈还不是他可以涉足的,否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一切的根源都是实力!”雷震宇眼眸笃定的望向前方,他深吸一口气,道:“这地方我们还是远离为妙,走,我们先去把瀛水部落的那座山整个给搬走,然后去士河部落,我们就一路横推下去,把敢暗算我们的部落通通除名!”

南荣野两眼大放绿光,嘿嘿笑道:“瀛水部落的那些妞可都漂亮得很,我们要不要多收集一些,拿回去养养眼也好啊。”

南宫萧尘丢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道:“你就不怕你那天下第一大锤就此不举?”

“滚你的,爷爷我的大锤威风八面,坚固不坏,挺拔不屈,就两个字,坚挺!”南荣野把他的昊天锤释放出来,乌光闪闪,威风凛凛。

“吹牛的吧?而且你那锤子黑乌乌的,看着恶心!”南宫萧尘天生跟他不对路,不断的打击道。

南荣野听了满脸黑线,狠狠的道:“黑是黑了点,但我绝对能够一锤锤死一大片,你要不要试试?”

南宫萧尘丝毫不怕,嗤笑道:“怎么不说你可以一晚锤残一大片!”

“啊,你们这两个恶趣味的人,都给我去死吧!”上官雨嫣实在听不下去了,一人一脚直接踹飞,这还不止,上官雨萱几女都在后面补了一刀,就是太叔琳还有静云大师也不例外。

“啊,我对你们的宇哥可什么都没说啊!”南荣野还有南宫萧尘疯狂大叫,此时的他们已经被砸得像个猪头,无比的狼狈。

雷震宇看着他们嘿嘿笑道:“你们啊,心里想就行了呗,不要说出来嘛,你看看我,口风就很紧,这种龌龊的事就绝不会说出口!”

“假正经,姐妹们,揍他!”上官雨嫣横眉竖目,招呼上官雨萱还有东方梦琪就对雷震宇一顿猛打。

“好了好了,别打了,我错了,我不该有把瀛水部落所有漂亮女人都收作通房丫鬟的念头的!”雷震宇被打得嚎嚎大叫,不经意间就把心里的秘密给说了出来。

现场突然陷入短暂的平静,全都目瞪口呆的看向雷震宇,过了一伙上官雨嫣第一个发飙,疯狂的向雷震宇冲去一顿猛打,下手那个狠啊就别说了,而后上官雨萱等几女全部涌上去对雷震宇拳打脚踢,就是静云大师还有太叔琳也不例外,上去一人一脚不断的踢雷震宇。

“妈妈呀,你刚才心里有这念头吗?”南荣野看向南宫萧尘心有惊颤的问道。

“没有,我也只不过想多几个美女给我递茶送水!”

“你呢?”南荣野看向独孤寂绝问道。

“没有,我就想着能不能全部杀光!”

“算我没问,你呢?”南荣野对慕容仲继续问道。

“没有,最多一个两个给我暖被就行了。”

“嗯,你算我们几个中比较正常的了,小和尚你呢?”

“阿弥陀佛,等我见到如来佛祖的时候我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为什么?”

“因为需要问他老人家这教规可不可以改。”

“你是说色戒?别管这些没用的,你就说你现在所想就行了。”

“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事还真的得见到如来佛他老人家才能回答。”

南荣野无语,暗骂一句迂腐,他看向司徒祺皓,后者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你呢?”

“我啊?”南荣野一脸坏笑,“我比宇哥稍微强点,除了那些漂亮女人,那些漂亮的小女孩也要纳入养成计划,嘿嘿!”

“真邪恶啊!”南宫萧尘等纷纷离南荣野远点以示清白,而呼延斗巅更狠,直接把南荣野踹到雷震宇身边,道:“一起打了!”

“姐妹们,打!”上官雨嫣怒气冲冲,招呼大家又是一顿猛打,后方不断传来雷震宇还有南荣野如杀猪般的嚎叫声。

合肥治疗妇科
济南妇科好医院
杭州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