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承销格局嬗变股份行挖掘民企跑马圈地较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1-20

债券承销、分销,这一被视为传统通道类的投行业务,正在成为国内商业银行角逐的新战场。

根据数据,尽管受6月份资金市场波动影响,月份,债券市场累计发行仍达4.3万亿元,同比增长21.5%。按照此速度,今年全年债券市场发行将达10万亿左右(2012年为8万亿)。

“为了扩大债券承销量,一些银行会向客户承诺降低费率,今年中信、招商、兴业活跃度都很高。今年出现了新趋势,一个是债券联合主承销在增多;一个是客户更换债券主承销的增加了,竞争很激烈。”(,)一位投行部人士对称。

据其介绍,目前拥有银行间债券主承销资格的商业银行主要为股份行和国有大行,城商行中仅包括(,)、(,)、三家,债务融资承销具备一定的垄断因素,拥有牌照的银行正在跑马圈地。

“我们今年二季度刚刚成立了投资银行部,目前正在申请债券主承销商牌照。”一位高层对称。债券承销市场的后来者也开始跃跃欲试。

股份行挖掘发债新主体

数年前,债券承销一直由国有大行、国开行把持第一梯队,其中(,)在2012年前一直稳坐头把交椅。但是这一格局在2010年以后开始悄然改变,国有大行债券承销市场份额正在慢慢被蚕食。以工商银行为例,其年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3从业人员近20万人.25%、10.71%、9.77%、8%左右,处于持续下滑状态。

“随着债券市场的扩大,新增的发债主体以民营企业、中小企业为主,在和这些机构打交道中,大行没有股份行机制灵活,一些股份行给各个省级分行下达承销目标。在江苏,有股份行承诺债券发行不顺,将全额退还前期费用。”上述江苏银行高层称。

在股份行中,光大银行是债券承销先行者,从2005年该行成立投行部,其债券主承销规模始终保持行业前五,总体承销规模则跻身前三,可与大行匹敌。

“光大上半年投行业务营收将超过10亿元,其中债券承销、分销将占到成。”上述光大银行投行人士对称。

不过和国有大行一样,光大银行债券承销增长有所放缓,作为第一家发行民营券的商业银行(曾与(,)联合承销了浙江横店集团债券),却并没有抓住这一迅速崛起的发债主体。

“我们和(,)比较像,发债主体以国有企业和大企业为主,主要集中在电力、交通运输、建筑建材、煤炭、钢铁行业,民营企业占比不高。”上述光大银行投行人士称,光大预判从2012年开始三年内,中国信用环境将恶化,因此,不愿意过多介入较易发生信用事件的民营和中小企业。

此前在企业细分上与光大颇为相似的中信银行,今年表现得相对进取,据获取的数据,截至5月份,中信银行债券承销规模突破1000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200%,发行债券数达到125只,暂列全市场第一名。

(,)同样活跃,上半年兴业累计主承销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也超过千亿,达 1227.26 亿元,同比增长 83.96%。仅从承销金额来看,目前光大、中信、兴业位列股份行第一梯队,且均已与大行看齐。

“大家切分的市场有所不同,兴业银行承销的民营企业债券占比较高,金额相对较小,数量很大。我们承销的企业债信用评级趋向于上半段,他们下半段的比我们多。”上述光大银行投行人士称。

据其表示,从债券品种看,光大银行短券占比更高,短券每年承销费是千分之四,中票和其他债券多为千分之三。

城商行抱团分羹

近日,莱商银行20亿元小微企业发行上市,主承销商为南京银行,两家城商行之间的合作背后颇有渊源。

获悉,莱商银行为南京银行发起的资金联合投资项目的一员,这一项目为南京银行金融市场部运作,本次小微企业金融债券即是南京银行金融市场部上海分部为其投行部介绍的客户。

“作为中小商业银行,如果依托自身的资源和能力,可以把投行业务做精,但做强很难。但是中小银行之间联系紧密,且均在当地具有资源,如果能够共享渠道和资源,就可以延伸服务。”南京银行一位人士对。

获悉,目前,南京银行在投行部成立了“辖内投行业务部”和“中小银行投行业务部”两个部门,其中中小银行投行业务部专门利用该行优势的金融市场资源,开发同业城商行客户。

近两年,借助城商行次级债和小微企业金融债券发行热潮,南京银行已同十几家银行有发行过,包括华融湘江银行、南粤银行、、广州农商行等。

“南京银行具备稀缺的银行间债券主承销资格。”上述江苏银行高层称,目前城商行中还有上海银行、北京银行有这个牌照,其他城商行申请多年都没有批下来。

北京银行2012年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承销总规模突破千亿,较上年增长接近80%。

“北京银行和我们有很大区别,它块头很大只要能够充分利用行内资源就能够做得不错,何况它还有北京资源。”上述南京银行人士称。

获悉,上海银行取得主承销牌照稍晚,目前投行业务还处于探索和建立团队阶段。去年,该行也在探索跳出分支机构不足的局限,推进同业战略联盟,并在去年下半年首次在未设分行区域的债务融资工具承销项目实现突破。

多位投行人士告诉,对于广大未取得承销牌照的城商行,分羹债券承销蛋糕的主要方式是参与分销。主要是一些希望壮大投行业务,但苦于没有债券承销牌照且规模稍大的城商行,如(,)。

“不能因为没有承销牌照,投行业务就没法开展,我们可以做结构化融资、可以做银团贷款,发债上,给其他银行提供了客户资源,也可以协商分羹利益。”上述江苏银行高层称。

此前,江苏银行的客户江苏农垦集团希望发行,但是江苏银行并没有承销资格,因此找来了同城的南京银行,以南京银行为主承销商,江苏银行则为“财务顾问”,双方共分利益。

“现在,债券和金融市场的结合度越来越高,发行时间越来越重要。债券发了以后,企业会和中枢定价、同类企业债对比,如果高出太多,下次发债企业可能就把银行换掉了。”上述光大银行投行人士。

今年6月份出现了流动性事件,根据央行数据,当月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债券 5128 亿元,同比减少 33.9%,环比减少 43.4%。

“从6月份以后,一些债券价格提高,但是认购仍不理想,这样客户意见很大。”上述光大银行投行人士称,一次定价有问题,很容易就被同行挖墙脚,被客户一票否决。

目前,一些上规模的企也没有说过这句话。另外业在债券发行上,很少会只选取一家银行,客户交叉度越来越高,同时,客户变换承销银行的情况在大大增加。

此外,目前不少银行仅将投行业务作为创收部门,赚取利润进表“吃干喝尽”,却没有计提相应的风险拨备,特别是一向被视为通道型的债券承销业务。

在2012年初出现的(,)兑付危机中,最后资金来源于主承销商恒丰银行,这给商业银行债券承销业务敲响了警钟。据粗略统计,截至目前,今年债券市场债券债项和主体评级下调已超过100起,远多于去年。

“从福禧债开始的风险事件,如果发行人无法偿债,都是由主承销商协调资金还款,这是一个很大风险。所以我们现在不急于沿着评级往下开拓承销项目,光大承销的企业评级普遍处于上半段。”上述光大银行投行人士称。

大庆妇科医院
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金华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