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藏经阁第六百三十九章倒过来写的名字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移动藏经阁 第六百三十九章 倒过来写的名字

“东家人呢?”周巴山的带领下,叶辛来到了白晨的办公diǎn。。。

可是左右却看不到人,周巴山无奈的耸耸肩:“大王应该在睡觉吧。”

“这都快正午时分了,东家还在睡觉?”叶辛无言以对,看来自己是高估自己的那位东家了,这种习惯,实在不像是个勤快的人。

“我们大王什么都好,就是睡懒觉的习惯,永远都改不了,不过一般到了午饭的时候,大王就会起床,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去看看东家起床了没。”

周巴山把叶辛独自一人留在白晨的书房中,叶辛等了片刻,百般无聊下,拿起桌上的一本书。

不过让叶辛失望的是,这本不是书,而是那位素未谋面的东家记录的一些数字。

还有许多隐晦的表格,叶辛不自觉的看的入迷起来。

这些表格上记录的数字,并没有清楚的标注是记录什么的,可是对叶辛来説,这并不算什么难事。

当初她也帮人做过账本,所以知道一些人的习惯,有些人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故意省去事项,让人看不出账本记录的内容。

不过叶辛手中的这本只是一本笔记,并不是账本,虽然记录的非常的繁乱,可是在这繁乱之中,却有一丝规律可循。

“这三十五万应该是天王山收归的人数,真没想到,这小小的天王山,居然能养的起三十多万人。”叶辛很清楚,要养活三十五万人,需要多少粮食。

“嗯?二十万、五万、八万、六百三十万……”叶辛翻开第二页。心头一颤:“不对。不可能……天王山养活这么多人已经非常勉强了。怎么可能每天还定量的提供荤素搭配,按照盛世天下的东家前些日子收购的畜牧数量,天王山是不可能经得起这样的消耗的,而且如今三省境内的情况,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可以提供的了这么大的消耗!”

叶辛觉得一定是自己弄错了,如果按照她原本的推算,二十万是每天的粮食消耗斤数。五万则是各种肉食的消耗斤数,八万则是各种素菜的消耗斤数,六百三十万则是消耗的银两。

如果把这些数字对号入座的话,的确是最符合她的推算结果。

可是考虑到实际情况,叶辛又觉得不可能。

天王山几乎就相当于一个密封的瓶子,瓶口被乌龙城堵住,外部所以没有所谓富商包养的事所有的资源,都要经过乌龙城。

所以天王山是不可能拿的出这样数额巨大的食物,可是叶辛再一想,自己前两日刚来的时候。的确是提供两餐,而且午餐是三菜一荤。晚饭则是一菜一汤一浑,也就是説,自己的推算并没有错。

而天王山愿意拿出这么多的东西,除了説明这里的东家对待百姓很好之外,还説明了这里的食物充足,至少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匮乏。

“难道这里还有其他的运输途经?”叶辛想来想去,只能把所有的一切,都归结于此。

这时候,叶辛又看到墙壁上有一副地图,叶辛好奇的走上前,上面是三省的地图,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天王山和乌龙城,都做出了标记。

叶辛看了看地图:“原来海岸线距离天王山这么近,如果盛世天下的东家有足够的魄力的话,从这里挖出一条通路,然后在海岸线建造一个码头……”

“码头!?对了,一定是这样。”叶辛倒吸一口凉气:“就是海运!天王山已经被那个人彻底的掌控了。”叶辛只觉得呼吸一阵不畅,只觉得激动异常。

因为她现,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人有如此的魄力,虽然没有亲眼见到那个码头,可是叶辛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测。

“可是……就算有码头,拥有了不受乌龙城制约的运输途经,如果没有足够的银子,也不可能源源不绝的送来食物。”叶辛又开始翻看起手中的笔记,接下来记录的,全都是特别巨大的数字。

“五亿三千三百万两,两千三百五十三万两,奇怪这是利润和造价?怎么可能有这么悬殊的生意?就算是为挖出金子,也不可能有这么巨大的利润空间。”

叶辛越想越是糊涂:“这天王山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以同一客户名下的存款抵扣贷款了。”

叶辛不自觉的坐到桌前的椅子上,不小心碰下桌上叠在一起的书,一张图纸暴露在叶辛的面前。

“这……这是……”叶辛满脸惊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

她现自己的脑子突然不够用了,她看到的不只是图纸本身,而是一个巨大的,耸立在她面前的都城,一座足以横跨古今的都城,一座足以让天下任何都城都为之失色的都城。

一个浩瀚无比的都城!有山有水,四通八达,并且连接水路、6路的完美中枢都城。

叶辛激动的拿着这张图纸冲出书房,跑到了被高栏挡住的山崖,她看到的是远处的山头忙碌的队伍,看到的是已经完全改变了原样的地貌,还看到了诸多的不可思议,在这里还能看到远处的海岸线,只是海岸线上的是数不清的商船。

原本在这里是不可能看的到海岸线的,可是一条宽广的大路从山的中间被拓开,所以挡道的山自然也就消失了。

“不是……不是码头,而是一个港口!”

就在这时候,叶辛现身边立着一个巨大的石柱,而这个石柱上还牵着一条绳索,绳索向着对面山dǐng延伸过去,在绳索的中心,还挂着一个大铁箱,正慢悠悠的划向这边来。

叶辛知道这东西,貌似周围的人都把这东西叫做缆车,在一些靠较近的山头交通用途。

当初她与家人来这里的时候,正好看到头dǐng一个缆车经过,所以特别的注意过。

不过,她还听説这缆车似乎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的。

渐渐的,缆车靠近山崖边缘,叶辛期待的看着缆车,她觉得自己所等的人,应该就是这个缆车中。

可是,当缆车停靠后,从中走出一个孩童。

这让叶辛大失所望,白晨看了眼站在崖边的叶辛,又看到她的手中拿着自己的图纸。

“你是谁,谁让你动我的东西的。”白晨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快的説道。

他倒是不担心泄漏什么秘密,就算泄漏出去了,也不是谁都看的懂的,就算看懂了,也没任何意义。

因为能够把图纸上的东西得以实现的,也就自己一个人而已,不存在第二个人。

“你又是谁?我什么时候动了你的东西了。”叶辛看了眼白晨,只当白晨是某个大人物的公子。

“喏……你手中拿着的图纸,就是我的东西。”

“这图纸是你的?撒谎。”叶辛想也不想,直接嘲笑道:“你要是能画出这图纸,我叶辛两个字倒过来写。”

“哦,你就是叶辛啊?”白晨咧嘴笑起来:“不,应该叫做辛叶。”

“你知道我?”叶辛疑惑的问道。

“你曾经为了帮工作的客栈逃避燎王的重税,为他做了三本假账,还有西城的王老板……”

白晨一连説了几十个商人的名字,可以説,眼前的这个年纪不算大的女子,就是一个假帐专家。

而白晨看过那些账本,做的不只是漂亮那么简单,这位叶大小姐可以説的做的相当的独特,因为她做的那些账本,是完全结合了实际情况,甚至把那些人的实际财务情况都算出来了,然后再适当的做出调整,让旁人非常难看出其中的破绽。

这也是白晨重金聘请叶辛的原因,她值得这个价钱。

“你怎么知道的?”叶辛的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疑惑的看着白晨。

“这就是我请你来的原因,我需要一个精通计算,同时又具有一定眼界与水准的人,毕竟我的那些账务比较繁重,而且数额又特别巨大,我需要一个能够胜任的人。”

“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石头,不过我更希望你叫我波ss。”

“博死?”

“算了,你还是叫我老板吧。”

“大王,您来啦。”就在这时候,周巴山走了进来:“我给您介绍,这位就是您説的,不惜一切代价请来的叶姑娘,叶姑娘,这位就是我们天王山的大王,也是盛世天下的东家,以后,你就负责大王交代给你的事务。”

“你真的是盛世天下的东家?”叶辛突然想起周巴山先前説过的话,他説过盛世天下的东家就算垂涎她的美色,也是有心无力。

原本叶辛以为盛世天下的东家是个不举,如今才明白,原来是个小孩。

“大王,这是叶姑娘的契文,叶姑娘已经签过字了。”

“重新换一份契文。”

“换一份契文?为什么?大王您对叶姑娘不满意?”

“不是,她刚才説,她要把名字倒过来写,所以这契文上面的名字,自然不能作数。”

叶辛憋红了脸,本是一句戏言,可是这个小鬼似乎没打算和她开玩笑。

白晨转过头消防人员用斧头砸开铁门后,看向叶辛:“现在我要教你第一件事,当你许下一个承诺的时候,你是必须去遵守的。”未完待续。。

银川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呼和浩特医院哪家男科医院好
重庆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